央行数字货币有望票据市场率先尝试 支持离线支付

2017-03-15 11:02:10阅读0

数字货币.jpg


日前,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以下简称“报告”)中,对2016年金融工作作出了全面部署,为全年及今后一段时间的金融体制改革指明了方向。


而就在不久前,中国人民银行(以下简称“人行”)试运行了数字货币,为金融创新这一课题再增加了一个“例证”。人行也是世界上首个发行数字货币并投入真实应用的中央银行。


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筹备组组长、人行科技司副司长兼数字货币研究所筹备组组长姚前此前就对媒体表示,央行发行法定数字货币的原型方案已完成两轮修订,未来有望在票据市场等相对封闭的应用场景先行先试,但推出暂无明确时间表。



研究始于2014年


据了解,由中国人民银行推动的基于区块链的数字票据交易平台已经测试成功,由人行发行的国家法定数字货币也已经在该平台上试运行,而人行旗下的数字货币研究所也将正式挂牌。


数字货币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东西?火币网COO朱嘉伟对此解释称,数字货币是区别于实物货币(比如黄金、白银)、纸币和电子货币的一类新型货币的总称,它从发行到流通、记账、清算都数字化。数字货币从发行机制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中心化的数字货币,一类是去中心化的数字货币。前者的代表有我国央行正在研究发行的法定数字货币,后者的代表有比较知名的比特币。


“数字货币本身就是货币,而非一种映射;数字货币的发行会产生真正的新货币,数字货币的流通会是真正的所有权的转移。以国家信用背书发行的数字货币,我们称之为法定数字货币;不以国家信用背书发行的数字货币,一般会称为私人数字货币。”朱嘉伟称。


这就决定了数字货币与微信、支付宝等平台不同,因为这些平台不管如何交易,其背后还是人民币为支撑。


据悉,数字货币的发行很可能会沿袭当前的二元货币发行机制。根据《中国金融》第17期,人行数字货币研究小组发表的文章显示,央行法定数字货币体系包括一个币,两个库,三个中心。其中两个库就是指央行的数字货币发行库、商业银行的数字货币流通库。法定数字货币的发行很可能会沿袭当前的二元货币发行机制。根据数字货币发行总量,央行统一生成数字货币(即生产数字货币基金),存放在央行发行库中;然后再根据商业银行数字货币的需求,将数字货币发送到相应商业银行存放数字货币的数据库,即数字货币从中央发行库到银行流通库。


目前,在数字货币的底层技术中,区块链技术被认为是可选的技术之一,这与比特币的底层技术相同。


中央财经大学法学院教授、金融法研究所所长黄震表示,区块链只是被认为可以作为数字货币的底层技术之一,随着技术发展,未来也许会有更先进的技术。而实际上,底层技术也可能会采用复合结构,比如人工智能、云技术、大数据、物联网等等都融合进去。而电子化、网络化和数字化是必然趋势和正在进行的过程,数字货币的研究正是顺应了这个潮流。


人行科技司司长李伟日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区块链技术仅是数字货币可选择的实现技术之一,具体还要看区块链的一些不足能否得到解决。


实际上,人行对于数字货币的研究早在2014年就开始了。2014年,人行成立发行法定数字货币的专门研究小组,论证人行发行法定数字货币的可行性。2015年发布了人民银行发行数字货币的系列研究报告,人行发行法定数字货币的原型方案完成两轮修订。2016年1月20日,人行召开的数字货币研讨会上,人行首次对外公开发行数字货币目标。11月,中国人民银行印制科学研究所公开招聘相关专业人员,从事数字货币研究与开发工作。



大额结算优势明显


数字货币进入测试阶段,是否意味着我们马上进入无纸币时代?人行表示,目前尚无发行的具体时间表。


姚前此前就对媒体表示,央行发行法定数字货币的原型方案已完成两轮修订,未来有望在票据市场等相对封闭的应用场景先行先试,但推出暂无明确时间表。


人行副行长范一飞此前同样指出,“中国人口多、体量大,像换一版人民币,小的国家几个月可以完成,中国则需要约十年。因此,法定数字货币的推出也应该本着循序渐进的原则稳步推进,比如可以选择一两个封闭的应用场景(如票据市场等),先行开展推广,观察其使用效果,逐步积累经验,随时改进和完善,待成熟后再推向全国。”


更重要的还在于法律问题。目前,我国有关人民币的法律都是以纸质形态作为依据的,如果数字货币普及,那么先要设定一系列法律。


对此,郑荣尧表示,数字货币目前的目标还是做一些银行间的大额结算、票据业务。“其实还没有具体说要做什么样的数字货币,我想我们普通人对数字货币不会这么快就有感知。”


用数字货币做银行间的大额结算,优势则十分明显。


“采用数字货币替代纸币的话,银行间大额结算和票据业务则可将记账、清算合二为一。记账和清算之间的时间差、信息差容易给金融犯罪分子创造机会,我们也看到过非常多的票据被盗案例,用数字货币则可以大大降低这一风险。” 朱嘉伟称。


据了解,目前,英国、瑞典、澳大利亚、俄罗斯等国都在探讨发展数字货币的计划,希望对数字货币进行规范化的管理,并借由数字货币的发行、流通特点,不断降低支付结算的成本,增强便利性。


根据 IBM 的一项调查,90% 的政府组织计划在 2018 年前对区块链技术在金融交易管理、资产管理、合约管理以及监管合规方面的应用做出投资。


在黄震看来,虽然数字货币作为国家法定货币还有一段距离,但随着数字化技术加速,也许会比预想的快一些,特别是技术支持可控的情况下,数字货币在技术条件和用户习惯初步形成的国家,率先推出是有可能的。



支持离线支付


既然数字货币的作用等同于人民币,那么它自然有买卖的功能。


“其实无须担心普通人对数字货币的使用。因为我们普通老百姓使用起数字货币和使用现在的支付宝、微信支付在体验上是没有什么区别的,甚至会更方便。毕竟它需要非常非常低的门槛,才能被普及推广。” 朱嘉伟表示。


另外,在朱嘉伟看来,还有一个值得注意的地方是,央行发行的数字货币是支持离线支付的。也就是在没有网络的地方,人们也能像使用纸钞一样方便地使用数字货币。数字货币改变的是央行、银行等金融机构的记账方式和清算方式,这些并不会在我们的使用过程中有存在感。


“如果将来数字货币真的普及了,必须要有智能终端,也许是pad或是其他设备。”黄震表示。


而数字货币对比纸币来说,安全性和效率都会提高。


“数字货币的发行成本和监管成本远远低于纸币。因为数字货币可以查询整个货币的全部流通过程,监管部门能通过法定数字货币体系,从宏观上清晰地观察到整个国家的经济运行情况,帮助国家进行经济决策制定;从微观上,也能以非常低的成本监管洗钱、非法换汇等金融犯罪行为。其他优势就是现在电子货币相对于纸币的优势,比如对于使用者来说携带方便、分割方便、交易方便、举证方便等。” 朱嘉伟表示。


当数字货币真的普及的时候,必然也会面临监管问题。


在黄震看来,数字货币要实现的是技术化监管,监管阶段从编程时就要切入,这既给监管带来新的挑战,也推进了新的技术发展。


OKLink产品副总裁郑荣尧则认为,国家发行的数字货币其本身就是由国家背书,在国家的法规框架下发行和流通的。肯定会有一套相应的监管措施来保证其符合国家的相应法律法规。


文章来源: 中国经营网

原址:http://www.btc798.com/article-11219-1.html

免责声明:本文为转载,仅为传播消息之用,不代表比特时代观点,不构成比特时代投资建议,炒币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理财盒子
库神钱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