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笑来:创新的根据地第一次在中国

2013-12-16 13:01:55阅读0



右一为李笑来

被媒体称为比特币江湖的“四大天王”之一、“中国拥有比特币最多的人”,李笑来自己却并不喜欢媒体总是拿这个做文章,也没有透露自己现在到底有多少比特币。
 
他现在关心的不是比特币的价格涨跌,“很久不看行情”,对于他来说,这个领域出现的创新才是让他兴奋的事。
 
中国拥有比特币最多的人
 
“哇,这个东西太神奇了。”在日前的一个讲座上,比特币知名玩家李笑来说到自己2011年第一次接触比特币,就被它的精妙设计和理念所吸引。
 
 
当时比特币的关注度和价格还远没有今天这么高,李笑来以6美元一个的价格买下2000个,占到比特币总量的万分之一。
 
“今天开始,我虚拟移民了。”李笑来在自己的Twitter主页上这样形容。拥有一个虚拟国家份额的万分之一,这种感觉让他很兴奋。
 
李笑来后来的经历与心理学有关。比特币价格开始上涨,“刚开始很兴奋,后来开始恐惧,”李笑来说,“当一个人的投资回报率超过50%,就会产生恐惧心理。”
 
在这种煎熬的心理之下,李笑来决定卖币。他卖掉了四分之三的币开始大量买入矿机,建成了当时“可能是亚洲最大的矿厂”,希望“钱生钱”。
 
然而,因为不懂技术又没有经验,原本一个月挖到2000个比特币的计划落空,只能挖到100多个,矿厂最终因为入不敷出而关门,李笑来只收回了四分之一的成本。
 
祸不单行,因为黑客入侵,李笑来回收的比特币加上之前留下的四分之一比特币被一扫而光,他的万分之一瞬间变成零。
 
这就是李笑来早年的经历。跟许多早期介入者一样,他当时的经历也是比特币在中国发展的一个写照。后来又陆陆续续买入多少比特币李笑来没有透露,人们也只知道“中国拥有比特币最多的人”这个不知起源的称呼。
 
看到了创业者的机会
 
在这轮疯狂的比特币大众普及风暴之后,对比特币感兴趣的人越来越多。
 
李笑来最近很忙。近期,一场美国玩家与中国玩家的交流会在车库咖啡召集,李笑来是牵头人之一,同一天晚上,李笑来在清华的讲座让可以容纳200人的阶梯教室爆棚;而上周末,李笑来又在车库办了一个主题为比特币安全的交流活动。
 
如果说比特币只是早年的李笑来的一个兴趣爱好,那么随着这个领域越来越多的创业机会出现,他开始做起事业。继之前建了比特币“亚洲最大的矿场”之后,李笑来现在在做比特币银行,还成立了专门投资比特币创业项目的比特基金。
 
“在比特币世界里,无论什么事情都以许多倍的速度发展。我不懂投资,可因为比特币我只好拼命学习。在过去的三年左右的时间里,我犯过所有的投资错误,新人遇到的坑,我一个都没有躲过去。知错就改,打破牙齿和血吞,然后就走到了现在。只不过,我惨的时候没有看到而已。”李笑来在微博里写道。
 
有一个朋友这样形容他:“迄今为止除了笑来和阿西哥,我在车库咖啡还没有见到第三个算得上"天使"称号的投资人,大部分投资人都太势利眼了,我看不惯。”
 
“在互联网领域,这是第一次,创新的根据地在中国。”这是比比特币价格又飙升了多少更让李笑来高兴的事。阿瓦隆矿机,bitpass支付,提供比特币担保交易服务的比特汇……都是这个领域的创新。李笑来也相信,这个领域还蕴藏着很多创业机会。
 
不是理想主义者
 
对于比特币的未来发展,李笑来非常谨慎,不愿过多预测,“很多事情只有发生了才知道”,但是“风险”是他挂在嘴边最多的两个字。
 
日前,尽管央行等五部委联合发文否定了比特币作为货币的地位,但是也表示,比特币交易作为一种互联网上的商品买卖行为,普通民众在自担风险的前提下拥有参与的自由。
 
李笑来不认为自己是理想主义者。对于比特币的现状和未来,他保持理智和克制的态度。他把现在比特币的状态称作社会实验,还远没有到“实践”的程度,更谈不上“实现”。“现阶段,比特币只能是投资品。”他承认。
 
他曾经在微博上写道:比特币不是乌托邦。绝大多数自诩“理想主义者”的人都是脆弱的,他们的热血,只不过更多出自于对现实之残酷的无知。
 
除了政策性风险,价格的剧烈波动也让李笑来在各种场合不断地提醒新入场者,投资风险极大。而对于像李笑来以及很多老牌玩家来说,他们已经学会波澜不惊地面对一轮轮“过山车”行情,正如有玩家所说,“什么大风大浪都经历了”,更有人学会调侃,“是时候该跌了吧”。
 
或许早年由于黑客入侵导致比特币遗失的那段经历成为李笑来的一个重大教训,他更为敏感的风险是比特币的存储安全。他曾在自己微博上提示的比特币的十条安全风险,大都是在说这个问题,例如:一定不要把比特币和法币留存在平台上。他还提醒玩家们,“我当时经历的问题你们现在或者将来一定会经历到”。
理财盒子
库神钱包